Questions From

New Comers

新会员提出的问题



    尽管嗜酒者无名会还间接负责—些其他有益社会的工作,但是其基本目标只有一个。有时新会员们会提出下面一些问题。
 

无名会能否在经济上给我帮助?

    很多嗜酒者在求助于无名会解决其酗酒问题以前已经酿成了物质和金钱的拮据。因此,有些人可能抱有希望无名会能够在经济上救燃眉之急的想法。

    在嗜酒者无名会刚刚成立的时候,人们已经发现,有钱或缺钱与新会员实现戒酒的能力没有任何关系,与他设法解决许多由于酗酒过度而带来的问题的能力也没有任何关系。

    事实证明,对于真心诚意希望面对滴酒不沾的生活现实的嗜酒者来说,身无分文,甚至负债累累,不会成为阻挡他戒酒的障碍。酗酒这个大问题一旦解决,其他问题,包括经济问题,也会迎刃而解。某些无名会会员在较短的时间内就使自己的经济情况大大好转。而对另外一些会员来说,道路艰难而又漫长。对此,嗜酒者无名会的基本观点是,无名会是仅为一个目标而设立的,这个目标与物质上的贫或富没有任何关系。

    任何分会会员都有请某个新会员一顿饭,送给他一身衣服,甚至借给他一笔贷款的自由。这是个人斟酌决定的问题。但是,嗜酒者不应由此而误以为无名会是某种捐送钱物的慈善组织。


 

嗜酒者无名会能不能帮我解决家庭问题?

      酗酒常常是使家庭生活恶化的罪魁,它会把小的摩擦变成家庭悲剧、把性格中的缺陷暴露无遗、使拮据的生活雪上加霜。许多人在加入无名会以前已把家庭生活弄得一塌糊涂。

      一些新会员由于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家庭生活的混乱所负的责任,急切地希望向自己最亲近的人认错并恢复正常的家庭生活。还有一些人则由于各种原因或无缘无故地仍对自己的亲属怀有怨恨。

      凡是真心诚意地按照无名会戒酒方案去做的新会员,几乎人人都成功地修复了破碎的家庭生活,而且家庭关系比以前更加亲密。当然,有时被破坏的家庭生活是无法挽救的,这时就需要培养一种崭新的对待家庭生活的态度。总的来说,无名会会员的家庭生活一般都能有个幸福的结局。

      经验表明,如果嗜酒者求助于无名会的原因只是为了避免在家中发生争吵,  而不是真地渴望戒酒,  他的戒酒就会难于成功。所以,应该把真诚的戒酒愿望摆在第一位。一旦戒了酒,嗜酒者就会发现,其他生活中的问题也可以现实的方式处理,而且很可能成功地解决。


 

无名会是否为嗜酒者开设医院或收容所?

      没有“AA附属收容所或医院”。在传统上,无名会不提供也不经营任何专业化的服务和设施。无名会的基本宗旨是:帮助嗜酒者寻求一种滴酒不沾的生活方式;本会坚持其传统,不提供其他机构可能提供的服务,以避免对嗜酒者无名会办会的基本宗旨的误解。

      在某些地区,由无名会会员个人组成的服务委员会与当地医院联系,安排收容无名会会员推荐来的嗜酒者。这些活动只是某些地区会员的个人举措,并不代表嗜酒者无名会整个团体。

      在另外一些地区,单个会员或若干会员设立收容所,主要为刚开始戒酒的人提供服务。这些收容所的主人或经营人员由于特别能理解嗜酒者所面临的问题,往往能够帮助新会员渡过开始戒酒的关键时期。但是,这些收容所除了开办者是通过无名会戒酒成功的人以外,与本会没有任何关系。无名会作为一种戒酒活动,它从不与任何种类的企事业发生关系。


 

嗜酒者无名会是否赞助其会员的社会活动?

      大多数无名会会员都善于交际,可能正是由于这一原因,  才变成嗜酒者。因此,无名会地方分会的会议大都开得有声有色。

      无名会作为一个团体从来不为会员制定参加社会活动的正式的计划,因为本团体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帮助嗜酒者戒酒。在某些地区,一些会员开设了由本地区分会会员享用的俱乐部或其他设施,但这完全是他们自己开办的。这些俱乐部在传统上不从属于无名会,而且会员们往往非常注意,  不让这些组织与无名会的活动发生直接的联系。

      既使在没有俱乐部的地区,地方分会也往往举办周年庆祝大餐、野餐、新年庆祝会、节日聚会以及其他类似的活动。在某些大城市里,无名会会员定期共进午餐,并在周末赞助非正式的聚会活动。


 

医学权威人事如何看待嗜酒者无名会?

     请参阅《嗜酒无名会可助医生一臂之力》

      无名会从成立一开始就一直得到熟悉其戒酒方案的医生们的支持。  以往很多戒酒方法都很难奏效,这一点,医生们也许比其他人更了解,的。无名会并不被标榜为解决酗酒问题的唯一途径,但经常是在其他戒酒方法失败后,无名会的戒酒方案却能够奏效,以至于现在医生们是自己社区中最积极的无名会戒酒方案倡导者。

     1951年,美国公共卫生协会授予嗜酒者无名会著名的“蓝斯克奖”,以奖励无名会“在将酗酒作为一种疾病加以治疗和消除社会对其抱有鄙视态度方面所取得的成绩”,它表达了医学界的看法。

无名会在某些社区中仍然不大为人所知,而且并非所有医生都熟知其戒酒方法。下面是一些杰出的医学权威对无名会的评论摘录:

      美国医学协会于1967年指出,加入嗜酒者无名会仍然是治疗嗜酒中毒的最有效的方式。该协会还援引了著名嗜酒中毒问题权威,当时的全国酗酒问题理事会医学主任鲁斯-福克斯医生的话:

      “无名会有成千上万个分会并拥有30万名戒了酒的会员(目前已增至200多万名)。它所治疗的患者无疑要比我们所有人治疗的加在一起还要多。对于那些能够和愿意接受该协会帮助的患者来说,无名会可能是他们所需的唯一治疗方案。”

      “我对无名会正在做的工作、对其精神、对其以互助为基础的哲学观点怀有崇高的敬意。在公开或私下的场合,我会利用任何可能的机会表示我对无名会的支持。”

      梅于格尔基金会
      卡尔-梅于格尔,医学博士

       “使嗜酒者获得康复的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某种哲学,这种哲学适于嗜酒者及其家属的生活,它可以使嗜酒者在了解了自己以后获得自信,可以和那些与自己有相似经历的人保持密切联系。如果哪位医生有意使自己的病人获得这些的话,途径之一就是与嗜酒者无名会进行合作。”

      美国医学协会酒精中毒与药物依赖委员会成员
      马文-布劳克,医学淖土



宗教领袖们如何看待无名会?

      参见《宗教人士就嗜酒者无名会提出的问题》。

      在现代的非宗教运动中,可能没有哪个比得上无名会得到的来自所有主要教派的教士们的支持。这些人类的精神顾问们和医生们一样,长期以来为解决酗酒问题所困扰。很多教士都曾听到想戒酒的人诚心诚意地发誓,从此不沾那个他们对之无能为力的杯中物,但最后还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在几小时、几天或几个星期内便违反了誓言。在教士们努力帮助嗜酒者时,同情、理解、对良知的呼唤都帮不了什么忙。

      因此,尽管无名会提供的是一种生活方式,并不是一种宗教,许多不同教派的代表都积极地支持无名会。以下是某些神职人员在过去对无名会的评论:

     密苏里州圣蹈易斯市出版的耶苏会刊物《理事公告》土写到:

     “在一次难得的机会上,道龄神父观察了嗜酒者无名会的活动。他发现,无名会治疗的基本内容有自我克制、谦虚谨慎、乐善好施、以身作则和提供崭新的消遣方式。这种活动体现了所有教派的教义。读者可以确信,任何有关无名会的文章或书籍里的介绍都是不够的,最有说服力的了解方式是,亲自结识某个或几个其人格、家庭和事业已从混乱转为获得巨大成功的会员。”

     生活教会(圣公会):

     “嗜酒者无名会戒酒方法的基本点正符合基督教的原则,即一个人如不帮助他人便无法自助。会员们自己把无名会的方案称为‘自我保险’。这一‘自我保险’方案使成千上万的人恢复了身心健康,恢复了自尊。如果没有无名会这种独特而有效的治疗方法,这些人将不可救药地沉沦下去。”


 

无名会为何如此闻名?

      无名会的公共关系宗旨永远是吸引,而不是鼓动。无名会从来不求知名度,但总是与富有责任感并希望了解无名会戒酒方案的报刊、电台、电视台、电影界和其他大众传播媒介的代表充分合作。

      在全国和国际范围内,—般服务理事会的新闻委员会负责提供关于无名会消息的工作。此外,还成立了地方委员会,向媒体提供关于嗜酒者无名会的实际情况,以便于本社区的嗜酒者前来求助。

      无名会深深地感激那些使本会活动受到承认的朋友。本会还深知,所有大众传播媒介均恪守不透露本会会员姓名的承诺,无名会戒酒方案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这种不透露姓名的做法。

      应该指出,  在无名会内部、在无名会会议上和在会员彼此之间,无名会会员并不隐瞒自己的姓名。

Copyright 2015 Alcoholics Anonymous Beijing, China.   京ICP备150193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