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Groups

分会会议


      地方分会的会议是嗜酒者无名会的中心。这种聚会在许多方面有著独一无二的特点,这些独到之处很可能会使新会员感到生疏。下面的问答将说明嗜酒者无名会的会议如何运作,以及新会员是如何与团体融合在一起的。

 

如何加入无名会?

    从来没有人进入到无名会是按照传统意义的“加入”形式来进行的。加入本会毋需填写入会申请。事实上,很多分会连会员名册都没有。本会不收取任何入会手续费、会费或任何摊派款项。

    大多数人仅仅是通过参加某个地方分会的会议就算加入某个嗜酒者无名会分会了。他们初次接触无名会的途径有各种各样。由于酗酒问题愈演愈烈,  从而有了戒酒的真诚愿望,有的人是主动与无名会接触的。他们或是按电话簿上的号码给无名会在本地的办事处打电话,或是写信给以下地址:General Service OfficeBox 459Grand Central StationNew YorkNY 10163

    还有的人是由朋友、亲属、医生或神职人员介绍到无名会地方分会的。

    刚加入无名会的人在参加第一次会议以前通常有机会和一个或数个本地的会员晤谈。他可以由此了解那些人是如何得助于无名会的。老会员会将有关嗜酒问题和无名会的来龙去脉介绍给新会员,以帮助他们决定自己是否真地希望戒酒。有戒酒的愿望是加入本会所需具备的唯一条件。

    无名会从不强求人们入会。新会员如果在参加了几次会议之后认为无名会不适于自己,没有人会敦促他继续保持会员资格。可能会有人建议这名新会员对这个问题不要持有偏见,但绝没有人会替他做决定。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回答“我是否需要嗜酒者无名会’这个问题。


 

什么是“开放会议”?

    无名会的公开会议指的是社区的任何成员,无论嗜酒与否,均可参加的会议。参加这种会议所需承担的唯一义务是,不在会外透露无名会会员的姓名。

    典型的公开会议通常有一名“主持人”和若千名发言人。主持人宣布开会、散会并介绍每位发言人。除了极少的例外情况:  公开会议上的发言人均为无名会的会员,他们轮流发言,可能是介绍一些促使自己加入无名会的个人酗酒经历。发言人也可能对戒酒方案做出自己的解释,并阐述戒酒对个人带来的影响。他们发表的所有观点纯属个人见解,  因为无名会的所有会员都只代表自己发言。

    大多数公开会议均以一段自由交流时间做结束,在这段时间里会提供咖啡、饮料、蛋糕或饼干。


 

什么是“封闭”会议?

    封闭会议指的是仅限于无名会本地区会员或其他分会来访会员参加的会议。不公开会议的目的,是使会员能够讨论各自有关酗酒的某些具体问题,  那些问题都是只有在嗜酒者之间才能理解的问题。

    这些会议往往以极不正式的方式进行,鼓励所有会员参与讨论。不公开会议对新会员尤其有帮助,因为他们可以在会上提出一些使初来者感到困惑的问题,并得助于“老”会员们在戒酒方案中的经验。


 

我能不能把亲朋带到无名会会议上来?

    在大多数地方,无名会分会的公开会议欢迎任何对无名会感兴趣的人参加,无论他们是会员与否(请向分会询问当地的惯例)。公开会议尤其会邀请新会员杷妻子、丈夫或朋友带来,因为这些人对戒酒方案的理解会在帮助该名嗜酒者戒酒并保持清醒头脑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许多妻子或丈夫在自己的配偶参加会议时几乎每场必到,  并积极参与地方分会的社会活动。 (需要再次说明的是,“不公开”会议通常只限于嗜酒者参加。)


 

对无名会会员的参会次数有无规定?

    有人曾问亚伯拉罕?林肯:一个人的腿应有多长。他的著名回答是:“长得足以够得著地面”(译者注:亚伯拉罕‘林肯,1861-1865年任美国总统)

    对无名会会员在任何一段时间内参加会议的次数没有任何规定。这个问题纯粹取决于个人意愿和个人需要。大多数会员均设法一星期至少参加一次会议。他们觉得这样可以满足他们的个人需要,  可以通过参加地方分会接触到戒酒方案。在有条件的地区,有的人几乎每晚都出席会议。也有的人每隔相当长的时间才参加一次会议。

    新会员经常会听到“常来开会”这个友善的建议,  这句话出自绝大多数无名会会员的经验,他们发现,  如果很长时间不来开会,  自己的戒酒问题就会遇到麻烦。很多人从经验中得知,他们如果不来开会,就可能喝得酩酊大醉;  但如果他们经常参加会议的话,就会很轻松自在地保持戒酒和清醒的头脑。

    在加入分会的头几个星期或头几个月中多次参加无名会会议(或与之进行其他形式的接触),对新会员特别有好处。因为通过增加与自己经历和遭遇相似的其他会员的接触,新会员能够进一步加深自己对这一戒酒方案的理解,同时也能更好地了解该方案所能给予的帮助。

    几乎所有嗜酒成瘾者都曾经试图靠自己个人的力量戒酒。对于其中大多数人来说,这种经历并不是很愉快的,甚至是徒劳无功的。既然参加会议能够帮助嗜酒者保持滴酒不沾,同时还能保持心情愉快,也许听取那些“常来开会”人的经验是明智的。


 

嗜酒者无名会会员是否必须终身参加会议?

    不一定。但是,正如一个会员所说:  “我们之中大多数人都想这么做,其中有些人可能需要这样做。”

    多数嗜酒者不喜欢被人告知他们必须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一直做某种事情。初看,不得不在今后慢长的岁月里不断参加无名会会议是一个沉重的负担。

    对此问题的回答同样是:任何人都没必要非得在无名会中做点什么事。人们随时都可以选择做或者不做某件事。对于是否通过无名会实现戒酒这一抉择的回答也是如此。

    嗜酒者参加无名会分会会议的主要动机,  是为得到帮助,以便今天,  而不是明天,也不是下个星期,  更不是十年以后能够戒酒。眼下,无名会会员在其一生中唯一能够对之有所作为的就是今天。无名会会员不为明天发愁,也不为“终身”发愁。对于他们来说,重要的是眼下能够保持清醒。以后的事等到了眼前再说。

    因此,那些尽一切努力保证今天戒酒的无名会会员可能会不断参加会议。但是参加会议永远是为了保持现在的戒酒和头脑清醒状态。只要参加无名会会议的态度是基于这种考虑,包括参加会议在内的任何活动,都不会成为一种长期的负担。


 

我怎样才能有时间参加嗜酒者无名会的会议和活动,并与其他协会成员一道工作?

   
在我们尚未戒酒的时候,  只要有酒喝,我们之中的大多数人并不在意时间的重要性。然而,无名会的新会员会发现,戒酒也需要付出某些时间,有时会为此感到沮丧。如果新会员是个典型的嗜酒者,他就会有一种一下子把“失去的时间”弥补回来的欲望,他会勤奋地工作、尽情享受长期被忽视的家庭生活的乐趣、把时间用于教会活动或社区事务。新会员可能会问,戒酒不就是为了好好地利用时间,过充实和正常的生活吗?

   
但是,无名会对于嗜酒者来说并不象药物一样吃下去病就好了。那些在戒酒方案中戒酒成功的人的经验是值得借鉴的。几乎无一例外,那些戒酒最为成功的人都定期地参加会议、主动地与寻求帮助的其他嗜酒者一道努力,并认真对待分会的其他活动。他们会原原本本地和坦率地回忆往事,那些在酒吧里浪费的无数时光,许多天不去上班,工作效率下降,在第二天残酒未醒的时候又懊悔不已的经历。

      与这样的往事相比,为巩固和加强戒酒后清醒的生活方式,  花上几小时实在是个很小的代价。


 

新会员能不能加入本社区以外的无名会?

      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是因为有些人出于各种原因不愿让邻居知道自己是个嗜酒成瘾者。例如,他们的雇主可能对无名会的方案一无所知,而且有可能敌视任何承认自己有酗酒问题的人。这些人可能迫切希望加入无名会,以便戒酒并保持滴酒不沾。但是他们在加入自己所在社区的分会时却犹疑不决。

      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一个人可以自行选择参加任何地区的无名会分会。很显然,加入离自己最近的分会是较为方便的,也是解决酗酒问题最为直截了当的方式。除少数例外,求助于无名会的人往往是闻名四邻的嗜酒者。当然有关此人戒酒的好消息也同样会不胫而走。没有几个雇主或邻居会抱怨他们的雇员或朋友长期戒酒的好消息,无论这个消息来自本地的无名会的一个分会,还是来自与较远的其他某个分会。

      时至今日,  很少有人会因滴酒不沾而被炒鱿鱼或受到社会的谴责。如果新会员相信成千上万名嗜酒者无名会会员的经验的话,那么对他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求助于一个距离最近的分会,不要一开始就为别人的反应而顾虑重重。


 

我如果加入无名会的话,会不会失掉很多朋友和乐趣?

      
成千上万已经加入无名会人的经验就是对这个问题的最好回答。他们的普遍看法是,他们在加入无名会以前没有享受到真正的友谊,也没有享受到真正的乐趣。他们对朋友和乐趣的看法已经发生了改变。

      许多嗜酒者发现,他们最好的朋友会很高兴见到他们正视现实,承认自己无法控制喝酒。没有人希望看到自己的朋友继续受到伤害。

      当然,重要的是要将朋友间的友谊和与酒馆里酒友间的熟识区分开来。加入嗜酒者无名会的嗜酒者很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怀念那些很风趣的酒友。但是,新会员在嗜酒者无名会将要相识的千百名无名会会员将取代那些人的位置。嗜酒者无名会会员将以同情的态度接受新会员,随时帮助他保持滴酒不沾的清醒状态。

     很少有无名会会员愿意拿戒酒带来的乐趣去换取他们在尚未戒酒时所谓的乐趣。

Copyright 2015 Alcoholics Anonymous Beijing, China.   京ICP备150193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