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 Background

Of A.A.

无名会介绍


如果新会员已明确自己是个嗜酒者,而且认为互谱协会可以提供帮励,似地通常会提出——系列关于这一协会的性质、结构和历史的具体问题。以下是最背贝的一些问题。
 

嗜酒者无名会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可以用两种不同的方式形容无名会。第一种就是通过在这本小册子一开始介绍过的协会宗旨和目的:    “嗜酒者无名会是一个人人同舟共济的团体,所有成员通过相互交流经验、相互支持和相互鼓励而协起手来,解决他们共同存在的问题,并帮助更多的人从嗜酒中毒中解脱出来。有戒酒的愿望是加入本协会所需具备的唯一条件。加入无名会毋需交纳任何会费或费用;本会依靠会员的捐款自给自足。无名会不与任何教派、派系、政见、组织或机构结盟:不希望介入任何纷争;既不拥护也不反对任何活动。我们的主要目标是保持滴酒不沾和头脑清醒,并帮助其他嗜酒者也达到这一目标。”

      “共同的问题”指的是嗜酒成瘾的问题。认定自己是无名会会员的人,全是嗜酒成瘾者,尽管他们可能还有其他嗜好,但对酒的渴求会永远如此。他们最终意识到:  自己无论用什么方式也无法控制饮酒;现在他们滴酒不沾。更重要的是,他们认识到,  不能单枪匹马地对付这个问题。他们把各自的问题向其他嗜酒者公开,这种“相互借鉴、相互支持、相互鼓励”的方式是达到戒酒的关键因素,这种方式不仅使他们能够戒酒,而且使他们中大多数人甚至根本不想喝酒。

      形容嗜酒者无名会的第二个方式,就是简要介绍该协会的组织结构。从数字上看,无名会已有200多万名会员,遍及150个国家。这些会员聚会于各地方分会。有的分会位于某些村镇,  只有几个会员:也有的位于很大的社区,有成百上千名成员。

      在人口稠密的都市,可能有几十个社区分会,每个分会都各自定期聚会。无名会的许多会议是允许公众自由参加的。有的分会也举行“不公开会议”,以便成员在会上讨论那些不嗜酒者可能不太能理解的问题。

      地方分会是无名会的核心。其公开会议具有友好和互助的气氛,这种会议欢迎嗜酒者及其亲属参加。现在全世界有97,000多个分会,其中有几百个设在医院、监狱和其他收容场所。


 

无名会是如何建立的?

      
嗜酒者无名会始于1935年。当时,一个多年采第一次成功地戒了酒的纽约人到阿克伦做生意,  并在那里找到了另一个嗜酒者。这个纽约人在戒酒的头几个月里注意到,  当他试图帮助别的嗜酒者戒酒时,  自己的喝酒欲望也随之减少。在阿克伦市,别人把他介绍给当地一个有酗酒问题的医生。这个生意人和这个医生在一道努力戒酒时发现,他们保持滴酒不沾的能力与他们能够给与其他嗜酒者的帮助和鼓励的多少密切相关。

      在四年之中,这个没有名称,没有任何组织形式,  也没有任何介绍性文献的运动缓慢地发展着。后来,在阿克伦、纽约、克利夫兰和其他几个城市中成立了地区小组。

      1939年,随着《嗜酒者无名会一书的出版,嗜酒者无名会的名称也就由此而来。加上许多不嗜酒朋友的帮助,这个团体开始引起全美国和国际上的注意。

      此后,在纽约市开设了一个服务处,以便回答每年成千上万的询问和发放宣传材料。


 

无名会是否订有任何规章?

      无论是作为地方分会还是作为一个世界性团体,无名会均无任何规章、规定或守则,这是其特点之一。没有任何规则要求一个会员必须在某段时间内至少参加多少次会议。

      大多数分会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即可以要求一个正在酗酒并且大吵大闹扰乱会议的人退出会场,这个传统是可以理解的。无论何时,只要这个人不大可能再妨碍会议,他会重新受到欢迎。与此同时,该分会的会员将尽最大努力帮助他戒酒,只要他真诚地希望戒酒。


 

加入嗜酒者无名会需交纳何种费用?

      作为无名会的会员毋需承担任何财务上的义务。任何希望戒酒的人,无论是身无分文还是腰缠万贯,均可享受无名会的戒酒方案。

      大多数地方分会采用自愿捐献的方式,以支付会场租金和诸如咖啡、三明治、蛋糕或其他食物的费用。绝大多数分会把这些捐得的款项的一部分自愿捐给无名会的全国性和国际性服务机构。这些分会基金专门用于旨在帮助新、老分会的服务项目,以及用于向“许多尚不了解本会的嗜酒者”宣传无名会戒酒方案的服务项目。

      应当强调的是,能否成为无名会会员绝不取决于是否向本团体提供财务资助。事实上,大多数无名会分会均严格限制任何会员的捐款数额。无名会完全自给自足,不接受任何外来捐款。


 

无名会由谁管理?

      无名会没有任何对整个团体行使权力或权威的官员或管理人员。无名会没有其权力机构。然而,  即使是在一个非正式的组织中,有些事也要有人来做,这是不言而喻的。例如,在地方分会中,要有人来安排一个合适的会议场所;会议必须有其日程和计划。咖啡和小吃更能使无名会的讨论会在无拘束的融洽气氛中进行,这些东西也必须有人安排和提供:此外,许多分会还认为需要有人负责与无名会在全国和国际范围内的发展保持联系。

      当一个分会刚刚成立的时候,  可能有的会员会毛遂自荐,负责上述工作,成为分会的非正式服务人员。但是,这些责任会尽快通过选举由分会其他会员轮流承担,每人任期均有限制。一个典型的嗜酒者无名会分会通常设有一名主席、一名秘书、一个计划委员会、一个食品委员会、一名财务和一名代表分会出席区域或地区会议的一般性服务代表。各分会均促请戒酒已有相当时间的新会员参与和分担分会的工作。

      在全国和国际范围内,有些具体的工作也需要有人来做。必须有人来撰写和印刷协会文件,并将其分发给各分会和前来索取的个人。新、老分会提出的询问也必须有人答复。必须有人来回答个人就无名会及其戒酒方案提出的问题。必须有人向医生、神职人员、工商界人士和各机构主管提供协助和相关资料。还必须有人负责与报刊、电台、电视台、电影界及其他宣传媒介建立并保持良好的公共关系。

      为了使无名会发展顺利,早期的协会会员与不嗜酒的朋友们一道建立了一个管理委员会,其现在的名称是“嗜酒者无名会总服务理事会”。该理事会监察无名会传统的保持情况和其他各项服务工作情况,并负责维持设在纽约的无名会总服务处的服务水准。

      理事会和美国及加拿大各无名会分会之间的联系纽带是“无名会总服务大会”。大会每年开会数天,参会人员的组成为:  大约91名来自各无名会地区的代表,21名理事会理事、总服务处工作人员以及其他人员。大会仅作为咨询服务机构,但没有任何规范或管理会员的权力。

    因此,对“无名会由谁管理?”这个问题的答案是,  本团体是一个独特的民间活动,没有任何中央管理机构,仅有最低程度的组织形式。


 

无名会是个宗教团体吗?

      嗜酒者无名会不是一个宗教团体,因为加入无名会并不要求具备任何明确的宗教信仰。本协会虽然得到很多宗教领袖的支持与赞同,但不与任何组织或教派结盟。本协会成员中有天主教徒、基督教徒、犹大教徒和其他主要宗教的教徒,也有不可知论者和无神论者。
不可否认的是,无名会的戒酒方案是以接受某些精神价值观为基础的。会员个人可按照自己认为是最好的方式任意解释这些价值观,也可以对其根本不加考虑。

      大多数会员在求助于无名会以前早已承认自己对酗酒问题无能为力,酒的力量已超过他们的自制力,他们对此也只能听之任之。无名会的建议是 ,为了戒酒并保持戒酒状态,嗜酒者必须接受并依靠另一种力量,  这个力量高于他们自身的力量。一些嗜酒者确信,无名会团体本身就是高于他们自身能力的那种力量;许多其他会员则认为这个力量来自“上苍”,即他们个人所理解的上苍;还有的会员则对此有着完全不同的理解。

      有些嗜酒者在刚加入无名会时对于接受任何高于他们自身的力量的想法均持绝对的保留态度。经验表明,他们如果在这个问题上不存成见,不断参加无名会会议,在这个绝对属于个人性质的问题上,找到一个可行的接受方式并不困难。


 

无名会是不是一个禁酒运动?

      
不是。无名会与禁酒运动没有任何关系。无名会“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任何活动”的宗旨为人们所广泛接受,自然它也适用于所谓的禁酒运动。嗜酒者一旦戒酒并试图按照无名会的戒酒方案去做,其对酒精所持的态度与花粉过敏者遇到可以导致其过敏的花草时所持的态度相似。

      许多无名会会员懂得,酒对于大多数人可能是无害的,但对于自己却如同毒药。一般的无名会会员决不想使任何人失去一种如果处理得当就会带来乐趣的东西。他们只是承认自己对这种东西无可奈何。


 

无名会里面的女嗜酒者多不多?

       因自己的酗酒问题而求助于无名会的妇女日益增多。现在的会员大约有三分之一是妇女,在新会员中妇女所占比例越来越大。本团体女会员有着与男会员相同的各种各样的社会背景和酗酒问题。

      一般的观点是:女性嗜酒者所面临的问题更为特殊。原因是社会通常对妇女的行为持有不同的标准,一些妇女会觉得饮酒无度给她们带来的耻辱更大。

      无名会不会做这种区分,不管女嗜酒者的年龄、社会地位、经济状况或教育程度如何,她们会和男嗜酒者一样,得到无名会的理解和帮助。在地方分会中,无名会女会员发挥著与男会员同等重要的作用。


 

无名会中的青年人多不多?

      无名会最令人鼓舞的发展趋势之一,是越来越多的青年男女在其酗酒问题尚未引起全面灾难之前便为嗜酒者无名会的戒酒方案所吸引。如今,嗜酒中毒会不断恶化的特性已被人们所了解。这些年轻人意识到,如果他们是嗜酒者的话,控制这种疾病的最好时机是在早期阶段。

      在本运动刚刚开始的时候,人们普遍认为,成为无名会会员的人应该是那些失去工作、已经沦落于下层社会、家庭生活荡然无存、或已使自己隔绝于正常社会往来多年的人。

      时至今日,许多求助于嗜酒者无名会的青年人只有二十多岁。有些人才十几岁。这些青年人大多数仍然有工作和家庭。很多人从未进过监狱,也从未进过收容所。但他们已察觉出凶险的迹象。他们意识到自己是嗜酒者,  并认为让酗酒任意发展以至毁了自己一生是毫无意义的。

      他们与那些在青年时代没有机会得助于无名会的年龄较大的人一样,也迫切需要戒酒。青年人和较为年长的人一旦加入无名会,很少会意识到他们之间在年龄上的差距。在无名会中,这两种人都是从同一里程碑开始新的生活,这个里程碑就是他们戒酒前的最后一杯酒。

Copyright 2015 Alcoholics Anonymous Beijing, China.   京ICP备150193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