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ing Sober in

A.A.

在AA戒酒


能否只靠阅读有关戒酒的书籍材料就可以独自戒酒?
       
        有些人在阅读了嗜酒者无名会的经典书籍《嗜酒者无名会》(《嗜酒者嗜酒者无名会协会》)之后戒了酒。这本书阐明了戒酒方案的基本原则。但是,几乎所有能够这样做的人都立即去寻找其他的嗜酒者,以便和他们分享自己的经验,并帮助他们戒酒。
        
        要使嗜酒者无名会的戒酒方案对个人发挥最大功效,最好的办法是让其他人了解、接受这一戒酒方案的内容并共同参与。嗜酒者们通过在无名会地方分会里与其他嗜酒者一道努力,可以加深了解自己的问题所在,并进一步领会应如何解决这个问题。他们会发现周围人的以往经历、现有问题和所抱希望均与自己的相似。他们可以由此克服孤寂感,而这种孤寂感可能正是使他们贪恋杯中物的一个重要因素。


 

如果我加入了嗜酒者无名会,是否人人都会知道我是个嗜酒者?

      不留姓名也不必透露姓名不仅以前是、而且现在仍然是嗜酒者无名会戒酒方案的基本原则。大多数会员在加入无名会一段时间以后,不会特别忌讳别人知道他们加入了一个能够使他们保持戒酒和头脑清醒的团体。无名会会员在传统上从不在报刊、电台或任何其他大众媒介上公开自己加入嗜酒者无名会的内幕。而且任何人都无权透露另一会员的姓名。

      这意味看新会员在加入无名会时可以放心,每一个嗜酒者无名会的朋友都不会把他的酗酒问题告诉外人。本会的老会员理解新会员的想法,老会员们还会记得当初自己也有同样的忧虑,即担心在公众的眼中将自己和“嗜酒成瘾者”这个可怕的字眼联系在一起。

      在加入了无名会后,有些新会员一想起过去曾害怕别人知道他们戒酒,会觉得有点可笑。在嗜酒者尚未戒酒时,  关于他们酒后失态的传闻已不陉而走。大多数嗜酒者在求助于无名会时,嗜酒成瘾的恶名已几乎使自己家喻户晓。其实除了极少的例外,酗酒无度是不大可能被隐瞒起来的。在这种情形下, 嗜酒者戒酒和保持头脑清醒的好消息,不引起人们的评论那才是少有的。

      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除了新会员自己之外,任何人都不应该透露这名新会员在嗜酒者无名会的情况。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嗜酒者无名会的会员们不会受到伤害。


 

我在生意圈内有很多应酬,如果不喝酒怎么谈买卖?

    如今,人们已把喝酒应酬作为许多生意活动的一部份。在与客户或潜在的客户进行的很多接触中都会安排有各种各样的酒饮晶,如:鸡尾酒、加苏打水的威士忌或加有香料的甜酒等。许多现已加入无名会的人会承认,他们以前常常在酒吧、鸡尾酒厅、饭店包间、甚至私人家中举行的晚宴上做成大生意。

    然而,使人意想不到的是,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用借助酒就可以做成。同样令许多嗜酒者吃惊的是,他们发现很多工商业巨头、著名专家和大艺术家并不是借着酒才成功的。

    其实,很多现已成为无名会会员并且戒了酒的人承认,他们曾把“生意应酬”做为喝酒的借口之一。当他们彻底戒酒后却发现,  自己实际上可以比以前获得更大的成功。其实,滴酒不沾并不会影响他们在赢得友谊方面的能力,也不会损害自己向那些可能有助于个人事业发展的人们施加影响的才干。

    这并不是说所有无名会会员都断然回避喝酒的朋友或生意伙伴。如果某个朋友想在午餐前来上一、两杯鸡尾酒,无名会会员通常会陪著喝一杯不含酒精的饮料、咖啡或果汁。如果某个无名会会员为应酬必须应邀参加一个生意圈内的酒会,他常会毫不迟疑地前往。这位嗜酒者从以往的经验中知道,大多数其他宾客将只注意自己喝的东西,不大会特别关心别人喝的是什么。

    无名会的新会员一旦开始为自己在工作中取得高质量的成绩而感到自豪时,  他很可能会发现,大多数生意上的成功仍然是取决于工作的表现。但嗜酒者在尚未戒酒时并非总能看出这一点。他或许以为,在生意中取得成功的关键是魅力、机智和乐天派的性格。这些品质无疑有助于饮酒适度的人,但是对嗜酒者来说并非如此,因为后者在饮酒时住往过于强调这些品质的重要性。


 

无名会对“一败涂地”的人是否见效?

      无名会的历史表明,它几乎对所有真正希望戒酒的人都会见效,不管他们的经济或社会背景如何。无名会的会员中有些人曾经出入过低级场所、进过监狱、或进过收容所。

     被抛弃的人在加入无名会时将受到一视同仁的对待。他们遇到的使他们的生活变得不可救药的问题,与其他任何无名会会员遇到的基本问题是相同的。无名会会员的价值不取决于他所穿的衣服、言谈方式、银行存款的多少或有无银行存款。无名会注重的唯一问题,是新会员是否真的希望戒酒。只要是,就会受到欢迎。也许,新会员所讲述的最悲惨的酗酒故事,与本会许许多多与其背景及经历相似的会员的故事比起来根本算不了什么。


 

有没有已经戒酒的嗜酒者来参加无名会?

      大多数人是在其酗酒问题变得不可收拾的时刻才求助于无名会的。但情况并非一概如此。一些人在?参加本团体以前早就停杯不饮,而且指望自己再也不会重新拿起酒杯。有一个人在加入无名会以前曾连续六、七年滴酒未沾,但他最后还是意识到,酒瘾是控制不住的。他感到,独自戒酒不是件愉快的事。接连为一些生活小事大动肝火的他与旁人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他差不多又要为此去借酒浇愁了。幸亏这时有个朋友劝他先去看看无名会有没有办法。从那时起,这个人就成为嗜酒者无名会的会员,并持续多年。他说,现在是心情愉快地戒酒,而以前知是自怜自泣地戒酒,今昔无法相比。

    其他人的经历也与此相似。虽然他们知道,象度日如年地独自戒酒也可以戒上很长时间,但却体会到,在无名会中,通过与其他嗜酒者相互借鉴和一道努力,可以容易得多地享受滴酒不沾的快乐生活并强化戒酒的决心。他们也与大多数人有同样的想法,认为故意挑选艰难的路走不是人之常情。因此,在选择依靠还是不依靠无名会的力量戒酒时,他们情愿选择参加无名会。


 

无名会为什么对酗酒成膀的人这么关心?

      无名会会员在向尚未戒酒的其他嗜酒者伸出帮助之手的时候,  也有一些利己的含义。首先,他们从经验中得知,嗜酒者无名会“十二个步骤”的活动能帮助他们自己保持淌酒不沾。他们现在的生活已经有了一种令其振作的意义。不断提醒自己过去酗酒的经历,会帮助自己避免过于自信而导致旧病复发。不管怎样解释,那些慷慨地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帮助其他嗜酒者的无名会会员,通常都能轻而易举地保持自己戒酒和头脑清醒的状态。

     无名会会员之所以愿意帮助其他酗酒者,还有第二个原因:借此机会报答那些曾帮助过自己的人。一个人若要报答无名会,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无名会会员知道,清醒的头脑不是钱能买来的,也绝不是一个长期的协约所换来的。但只要有戒酒的愿望,而且是真心希望戒酒,并乐于帮助其他也愿意戒酒的人,就一定能够建立起新的滴酒不沾的生活方式。

     无名会的传统是从不“招募”会员,从不敦促任何人入会,从不在会外募款或接受会外捐款。

 

Copyright 2015 Alcoholics Anonymous Beijing, China.   京ICP备150193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