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standing

Alcoholism

我们对嗜酒成瘾的看法


嗜酒过度与嗜酒成瘾者
      不久以前,嗜酒过度还被视为一个道德问题。但是今天,许多人认为它主要是个健康问题。对于每个嗜酒过度者来说,这是个非常私人化的问题。到AA寻求帮助的嗜酒者所提出的问题常常涉及他们自身的经历、各自特有的担心和忧虑,以及他针对改善自己生活方式所持有的愿望。

 

什么是嗜酒中毒?

       关于到底什么是嗜酒中毒,有着许多不同的见解。

       大多数无名会会员认为下面的定义是较为正确的:嗜酒中毒是一种疾病,一种不断恶化的疾病,这种疾病是无法治愈的,但却像其他一些疾病一样可以被遏制住。不仅如此,互诚协会的许多会员还认为,这种疾病的病因,是由于机体对酒的敏感性,加上在心理上难以摆脱的强制性饮酒欲望。不管这种心理作用会带来怎样的不良后果,单靠自身的意志力量是无法将其克服的。

       在求助自嗜酒者无名以前,很多戒不了酒的嗜酒者会将嗜酒过度归咎于自己道德观念薄弱,或认为是由于自己心态不平衡所致。但无名会的观点是,嗜酒者是有病的人,如果他们遵循一个简单而有效的方案去做,就会痊愈。这个方案已成功地治愈了上一百多万人。

       嗜酒中毒一旦形成,在道德上没有什么不对的,因为这是一种疾病。在这个阶段,主观意志已无济于事,因为嗜酒过度者在酒面前已经丧失了自由选择的能力。重要的是正视患病的现实,并利用可以得到的帮助。此外还必须有获得康复的愿望。经验表明,对于所有真心想戒并努力实践的嗜酒者来说,无名会的方案都会奏效。对于那些并不是真心希望戒酒的人来说,这个方案就无能为力了。

 

如何断定自己是否真的是个嗜酒成瘾者?

       只有您自己才能对这个问题做出判断。许多现已加入无名会的人从前曾听别人说过,他不是个嗜酒成瘾者。要想不喝酒只需有更多的毅力,换一下环境,多休息一下,或多一些业余爱好。但这些人最后还是加入了无名会,因为他们在内心深处感到,自己已被酒精所征服,并准备不惜任何代价使自己摆脱不可遏制的喝酒欲望。

       这些人中,有的在最终承认酒精对他们有害以前,曾有过可怕的经历。他们曾沦为乞丐、偷窃、撒谎、行骗,甚至在狂饮时杀人。他们曾欺诈自己的雇主,虐待自己的亲人,在与他人来往时不守信誉。他们浪费了自己的财物、精力和智慧。

      许多经历远没有这么悲惨的人也求助于无名会。他们从未进过监狱或医院。与他们来往最密切的亲朋也可能察觉不到他们过于贪杯。但他们已经能够充分地体会到嗜酒过度是一种不断恶化的疾病,故为此而担忧。在他们还未付出沉重代价的时候,便加入了无名会。

      在无名会中流传着一句话:  对酒只是稍微有一 点成瘾是不可能的,一个人要么是嗜酒成瘾者,要么就不是。这一点只有饮酒者自己才知道是否已经到了饮酒失控的地步。

 

一个嗜酒者能否再“正常”地喝酒?

       就目前人们所知,从来没有一个人,在嗜酒成瘾后又脱胎换骨的。仅仅是数月或数年滴酒不沾绝不会使一个嗜酒者变得能够“正常地”喝酒或只在社交场合下喝酒。一个人一旦从豪饮发展为失去控制且不顾一切地狂饮,再想走回头路就不可能了。虽然没有几个嗜酒者故意为制造麻烦才喝酒,但不可控制地饮酒必然会带来麻烦。在戒酒一段时期以后,嗜酒者会觉得喝几罐啤酒或几杯淡葡萄酒该没有问题了。然而这会使他误入歧途,并发展为每餐必饮。要不了多久,这个嗜酒者又会狂饮如初,旧病复发,以前为仅限于在社交场合下小酌几杯所做出的努力会付诸东流。

       无名会会员们根据其经验给出的回答是,如果你是一个嗜酒者,  不管过了多久,你都将永远无法控制自己的饮酒量。这样,你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使自己的嗜酒问题日益恶化,并承受由此而带来的各种各样的灾难;要么彻底戒酒,保持头脑清醒,以一种全新的、有意义的方式生活。

 

作为自嗜酒者无名的会员,是否连啤酒也不能沾?

      在无名会中什么都不是绝对的。从来没有人去检查各位会员是否在喝酒,或喝什么酒。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是,一个人如果是个嗜酒成瘾者,那么他再沾任何形式的洒都是危险的。酒就是酒,不管是马爹尼酒、加苏打水的威士忌、香槟、还是一小杯啤酒。对一个嗜酒者来说,不管喝一杯什么样的酒,都会导致酗酒过度,因为他喝二十杯也会嫌不够。

      嗜酒成瘾者可能会认为自己能够控制饮酒量或只饮用较低浓度的酒,  但如果想持续戒酒和头脑清醒,只能滴酒不沾。

      喝一两瓶啤酒就醉的人不多。嗜酒者和别的人一样,对这点很清楚。但是,嗜酒者会因此错以为他们可以控制自己每天只喝两、三瓶啤酒就不再喝了。他们偶尔也确实能够在几天或几个星期内照此办理。于是他们会得出结论:即使喝酒也会“游刃有余”。但是,每次喝的啤酒或葡萄酒会越来越多,或又转而喝烈性酒。终于,他们又旧病复发了。


 

我在两次狂饮之甸可长时间保持头脑清醒,我是否需要求助于嗜酒者无名会?

      大多数无名会会员认为,确定是否为嗜酒成瘾者的依据不是如何频繁地饮酒,而是如何饮酒。许多酗酒过度的人可以几个星期、几个月、甚至几年才狂饮一次。他们在清醒的时候可以把酒置于脑后,此时喝也可以,不喝也行,用不着在心理或感情上克服很多困难,而且更愿意选择不喝酒。

      而后,出于某种莫名其妙的原因,甚至什么原因也没有,他们忽然大饮而特饮起来。工作、家庭以及其他的公民和社会责任全被抛在一旁。这次狂饮可能只是一个晚上,  也可能持续几天至几个星期。狂饮一旦过去,  饮酒人常常会感到疲惫和懊悔,下决心永不让这种情形再次发生。但这种情形还会再来。

      这种“间歇性”的酗酒令人困惑不解,不仅是酗酒者周围的人感到困惑,就是正在酗酒的本人也对此捉摸不透。他们无法理解,为何在狂饮开始之前对酒如此不感兴趣,而在狂饮开始之后又对酒这般没有克制。

      间歇性酗酒的人可能是嗜酒成瘾者,也可能不是。但如果喝酒变得无法克制,  而且狂饮之间的间隔变得越来越短,这时就该正视这个问题了。如果这个酗酒的人勇于承认自己是个嗜酒成瘾者,那么他便像成千上万无名会会员那样,朝着戒酒成功的历程迈进了一步。

 

别人说我不是个嗜酒成瘾音,但是我的酗酒问题似乎日益恶化,我该不该加入互城协会?

      嗜酒者无名会的很多会员在当年尚未戒酒的时候,可能亲朋和医生并不认为他们是嗜酒成瘾者。嗜酒者本人也常常不愿认真地正视酗酒成瘾这个现实,因而使问题更为复杂。由于酗酒过度者没有真实地提供病史,所以医生也难于提供充分的帮助。所幸的是,很多医生会看穿典型的酗酒成瘾者所隐瞒的病情,并会正确地指出问题所在。

    值得反复强调的是,对于“我是不是个嗜酒者?”这个问题的判断必须由酗酒者本人做出。只有本人(即不是亲朋,也不是医生)才能下此定论。但这个判断一经做出,争取戒酒以保持头脑清醒的努力就有了50%的把握。如果等着让其他人做决定,嗜酒者可能会毫无必要地承受更多的由酗酒所带来的危险和痛苦。

Copyright 2015 Alcoholics Anonymous Beijing, China.   京ICP备15019309号